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美司机撞去世中国人后移尸毁证 法官 她是好人 酒驾-要

2017-11-21 10:30

  原标题:美司机撞逝世中国人后移尸毁证判1年 法官:她是好人

  陈轶婧(左)在庭上嚎啕大哭的陈述,律师杰克森在旁抚慰。

  海外网11月18日电 中国留学生陈轶婧的母亲沈女士一年多前赴美探访女儿期间,在过马路时被白人女司机赫舍尔(Nicole Herschel)撞去世。令人无奈接受的是,这名司机肇事后岂但没报警,反而将沈女士拖到路边,并移动车辆盘算湮灭罪证,事后还对警方谎称不是她撞的。洛杉矶县地方检察官之后只以驾车致死轻罪对其起诉。陈轶婧感到不平,渴望改以重罪起诉起诉肇事者。然而她未能如愿。在赫舍尔当庭向陈轶婧道歉后,高等法院法官布兰多利诺(Joseph Brandolino)竟判处其一年有期徒刑,并谢绝检察官即时收押的恳求,让被告2018年1月26日才向洛杉矶县警局报到入狱。

  据美国《世界日报》援引《洛杉矶时报》17日报道,审判当天,法庭最后两排坐满了赫舍尔的亲友。法官之前己接到这些亲友如雪片般川流不息的求情信,当庭断定被告是个“好人”。陈轶婧获得先发言机会,嚎啕大哭哀求法官一定要判赫舍尔最重刑期。陈轶婧说,她母亲永远不会回来,但家住马里布的驯马师赫舍尔一年后即可出狱,连续享受当地的阳光与新鲜空气。陈轶婧愈讲愈伤心,其律师杰克森在旁始终安慰。

  据悉,陈轶婧训斥赫舍尔说:“你没帮忙,什么都没做,只顾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说谎来帮自己。”陈轶婧说完,赫舍尔接着起身向陈轶婧报歉说:“我每天都想到令堂,我很抱歉。我没看到你们,我不知道撞到人。”

  被告赫舍尔还边拭泪边说,她对陈轶婧的丧母之痛感同身受,“我的母亲也是我最好的友人。”她阐明说,自己之所以没报警是因为没带手机。将陈母拖到路边“只是想救人”。不过赫舍尔不说明为何她向警方说谎。

  法官布兰多利诺表示,毫无疑难赫舍尔是个好人(a good person),也没犯什么大罪。然而人命关天,是一场悲剧。由于赫舍尔出事后的作为,他将判处被告最重的一年刑期。法官告诉陈轶婧,欲望这个裁决能多少辅助她疗伤止痛。

  被告赫舍尔边拭泪边向陈轶婧道歉

  事件回忆:

  中国留学生陈轶婧在洛杉矶县的佩珀代因大学就读。2016年6月5日,她与赴美看望自己的母亲走在街上,准备前往四处的一家超市。母女两人手牵着手沿路向南行走,在过马路时却被一辆轻型卡车撞倒。

  陈轶婧表示,她在过马路时突然觉得到自己母亲沈女士的手被拉开,自己随后倒在地上。肇事卡车先是压过她的左腿,她在随后还目睹母亲被卡车辗过,在地上滚了3到4圈。陈轶婧随后赶紧爬向母亲,发明母亲已双眼紧闭,不呼吸。那时,肇事司机才下车。

  根据警方的记录显示,当时,闹事的女司机曾对母女俩大喊,“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红灯时过马路?”但陈轶婧后来向警方说那时是绿灯,赫舍尔才停止咆哮。

  接下来陈轶婧目睹的一幕令人震惊,女司机赫舍尔竟然抓住其母亲的手臂,拖着她的身体移向路边。她随后回到车上,调转车头在附近停车。而当警方达到时,赫舍尔矢口否认撞上了两人,而是说自己是在开车去超市时,碰巧来到了案发现场。在听到街上一名女子发出尖叫后,她将车停在路口,检查她们是否有脉搏,并帮助其拨打了911。

  不外,赫舍尔的这番托词却受到多方反驳。先是加州公路巡警局(CHP)发言人表示,赫舍尔并未拨打过911。多少天后,警方查获了赫舍尔驾驶的2015年雪佛兰索罗德卡车,发现上面有最近被洗涤过的痕迹,而边框上的摩擦痕迹也与陈女士母亲的鞋子一致。

  此外,有现场目击者指出,看到一名女子将另一名女子拖向路边。另一位证人也表示还看见有个女人进入原本停在弯道上的轻型卡车,而后将车子掉头成反方向,最后将车子停到路边。

  经过一年的考核,加州公路巡警局认定赫舍尔肇事,并向其提出交通事变逃逸重罪,驾车过错杀人、改动证据等指控。然而,洛杉矶县检察官办公室却只以驾车差错杀人罪对其予以起诉,且最高刑期只有一年。36岁的赫舍尔则依然拒绝认罪。

  陈轶婧展示母亲照片

  对检察官的决定,陈轶婧无比气愤并采取了举措。“我不能坐以待毙。她(肇事者)假装本人是无辜的,对警察说谎,这怎么可能不是犯罪?”陈轶婧说服了曾让一名著名音乐制作人被定罪的洛杉矶前检察官阿伦?杰克森,来援助其提出更为严格的指控。 杰克逊公司的律师卡特在声名中表现,这起事件应该还波及闹事逃逸跟错误杀人的刑责。

  然而,法律专家却以为这并不容易。调查报告称,当时赫舍尔并未酒驾或吸毒,也未利用手机。而这些因素才可能保障对嫌犯提出更为严重的指控。但之所以发生这起事变,是肇事者因为她车里的狗而分神。专家认为,加州的肇事逃逸重罪,通常是一辆车撞人或是撞上另一辆车后逃逸。法律规定肇事后司机须留在现场,给伤者供应公平声援。考察人员表示,天外飞石坠入法律“漏洞”,赫舍尔当时确切留在现场,然而却通过挪动伤者,试图粉饰肇事证据。

  前联邦检察官迈克?阿圭雷(Michael Aguirre)表示,他并不认为肇事逃逸重罪会成破,且辩方律师若辩护技巧高超,可能让赫舍尔在陪审团失掉无罪。不过,他认为赫舍尔的举动非常重大,确实超出了检察官提出的指控。

  这场灾祸导致陈轶婧左腿骨折,在出院后,腿里还有钢板支撑。2016年,她前往欧洲学习期间,也将母亲的骨灰一起带上了。陈轶婧养成了天天在手机上看照片的习惯,还会每天用微信给母亲发信息。她擦着眼泪说:“我感到,她或者能听到我跟她说的话。”

编辑:钟梦哲

相关的主题文章: